往期阅读
当前版: 03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李玉贵:峥嵘岁月 无悔人生

  □记者  肖玉琳  通讯员  段东

  在邵庄镇李王孔村有个名叫李玉贵的老人,今年89岁,是一名1949年前入党的老党员。他1948年参军,1949年1月入党,扛过枪,开过荒,无论是哪种身份,他始终不改共产党员本色。

  见到李玉贵老人的时候,他刚刚午睡起来。见到记者们的到来,老人高兴地和每个人一一握手。得知来意后,老人打开了话匣子。

  1947年秋天,李玉贵被国民党徐振中部抓了壮丁。1948年农历二月初二,驻扎在昌乐的李玉贵被解放军包围,李玉贵也就此加入到了解放军的队伍中来,被分到了渤海第三军分区十五团八连三排。

  李玉贵跟随部队从昌乐到寿光,从寿光到广饶,再一路到博兴、桓台,边走边打游击战。“白天在村里住着,晚上就得跑到庄稼地里去。敌我悬殊太大了,晚上不敢住在村里,就怕被敌人包围了。”李玉贵回忆说,“敌人驻扎在哪里我们也不知道,只能等着他们晚上换岗。趴在地上仔细听,听到换岗口令了,然后悄悄爬过去把站岗的掳回来,问他们的兵力部署情况。问清楚了,再让他领着我们进去,趁着敌人睡得懵懵的时候打他们个措手不及。打完了赶紧跑,再在村里制造点混乱,我们就趁着乱逃走了。”

  打游击也有遇到危险的时候,李玉贵记得那是在龙山一个叫五里塘子的村子,出去侦查的战友发现村里只有一个营驻守,团部决定实施包围战斗。晚上,部队慢慢接近目标,战斗打响了。然而李玉贵他们越打越觉着不对劲,敌人一个营的兵力为何火力这么强。原来当时的敌人并不是一个营而是一个军,他们对解放军反包围,李玉贵他们被夹在了中间,情况十分危急。团长下令立即实行突围,集中火力向西北方向猛攻,好不容易打开了缺口,成功突围。

  突围后的李玉贵跟随部队继续前进,就在他们驻扎邹城附近待命的时候,一驾敌机扔下的炸弹在李玉贵身旁爆炸,炸出了一个两三米深的大坑,李玉贵也被炸出来的土埋了起来,战友们将他从土里挖出来时,李玉贵当时已经晕过去了,战友赶紧将他送往医院,好在只有轻微擦伤,李玉贵在医院简单处理了一下就跟随部队准备攻打济南。

  1948年农历八月十五日晚,一声炮响,打破了济南城的寂静,也吹响了济南战役冲锋的号角。炮兵将炮弹打入城内后,李玉贵他们这些步兵开始进攻。李玉贵所在的班有12个人,分三组呈正三角形半散开式进攻,班长带队冲在最前,李玉贵就在班长旁边。“我每次打仗基本都是和班长并排着在最前边,子弹不长眼,就算是在后边也能被打着,还不如冲在前边先和他们好好干一仗。”

  经过8天的激烈战斗,济南战役以胜利结束,李玉贵也在这次战役中荣立三等功。

  战役结束后,李玉贵也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1949年6月1日,李玉贵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。入党后,他时时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事事冲在最前面。

  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,李玉贵也报名想去前线,但报名的人太多了,李玉贵落选了,被分配到了农建二师六团,去东营开荒挖排水沟,利用黄河水灌溉改造盐碱地,每人每天要完成8方土的任务。经过淡水的灌溉,老盐碱地里长出了稻谷,粮食产量不断提高。

  1954年,经中共中央农村部批准,农建二师转移至东北,李玉贵和8300多名齐鲁儿女一起来到了东北大平原,开垦“北大荒”。“7月份走的,咱们这还很热呢。8月份到了东北,那就很冷了,都得穿皮大衣了。”李玉贵还记得那里农历八月十五就下雪,第一场雪还没化,第二场雪又下来了,雪越积越深,伐木开荒的时候一不下心就掉到雪下面的草丛里。尽管条件艰苦,李玉贵却从不觉着辛苦。“那个时候年轻,执行任务的时候从不觉着累。”

  1955年10月,李玉贵服从组织安排复员回家,担任王孔乡文书,后回村担任记账员、生产队长等,无论是什么工作岗位,李玉贵一直积极工作,始终不忘共产党员本色。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经济
   第03版:综合
   第04版:文化
直播平台需真正扎稳责任篱笆
“最美大娘”拥军记
益都街道“三突三进”盛开廉政之花
李玉贵:峥嵘岁月 无悔人生
邵庄镇监督执纪问责助力人居环境整治
市教体局创新工作机制激发教师队伍活力
守规则安全行
王府街道严肃工作纪律提高工作效率